造车新势力中的“蜻蜓”,欠薪9个月,准新车车价暴跌50万

造车新势力中有一只蜻蜓Logo,它被赋予了“给人轻快、安静、聪明的印象”

2020年春天,蜻蜓折翼

时点汽车3月15日消息,今日有网友在百姓评车自媒体微博上爆料,“前途汽车/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于融资受阻,从2019年6月开始资金捉襟见肘,2019年7月开始A、B、C员工停止发放工资;为了应对资金危机,2019年9月董事长陆群先生,强制工资AB级员工,鼓励C级员工,给公司办理信用贷给公司员工发工资,实际贷款并没有给ABC级别发工资(说11月份有10个亿融资进来,),最后融资落空;

11月开始,万不得已,公积金已经缴不起,全部停缴;

2020年1月,为了防止员工仲裁,闹事,推出了离职结清协议,农历年前辞职的承诺2个月内结清,也就是2020年02月28日,由于融资又受阻,年前给了签协议的2个月工资后,并没有如期结清;

年后用同样签协议的手段,忽悠200多号员工自动离职,协议约定2020年4月30日结清,从公司没钱状况来看,根本无法结清。”

其实早在2019年2月之前,前途汽车资金已陷入困境,自2019年2月开始出现北京长城华冠拖欠员工工资的现象,之后陆续有拖欠员工、供应商资金的消息出现。彼时,前途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公司目前在资金方面确实遇到了一些困难,但并没有影响员工工资的发放。”

在其官方微博中,时点汽车发现,有员工评论讨薪。

或许对于新能源电动汽车市场的乐观预期,前途汽车在出现资金困境的情况下,依然按计划推进产品开发计划。2019上海车展首日,前途汽车一口气推出了五款车型:前途K50 Spyder Concept、前途K20、前途K25 Concept、前途Concept1、前途Concept 2。同时,陆群透露前途汽车打造了电动车市场的首家赛道驾驶培训平台,以便给前途K50车主带来基于专业试驾培训、顶级赛道体验。

前途汽车折翼新三板

前途汽车品牌注册成功时间为2016年12月14日,前身为长城华冠的电动车事业部,北京长城华冠作为国内最早的汽车设计公司,以为国内众多车企承担设计、研发工作为主营业务,为很多国内车企提供全流程整车开发服务。

大部分新造车势力都将初期阶段的开发车型选择为传统电动汽车,前途汽车与众不同,将第一款产品目标定为纯电动跑车。2015年的北京车展,前途汽车展出了K50的量产版本,定位为纯电动超跑。2017年12月,K50正式下线。

北京长城华冠成立于2003年,2015年成立旗下品牌前途汽车,同年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主营业务包括传统汽车、新能源汽车、军用车辆的设计以及电动车研发、生产和销售等。此后北京长城华冠的业务重心随之向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制造倾斜。2015年9月登陆新三板后,长城华冠通过五次募资,获得21.2亿元资金。

在此之前,时点汽车据公开信息了解到,北京长城华冠于2013年完成天使投资;2014年获得泰豪晟大投资、盛景网联、国信证券、盛景嘉成等机构领投的4千万元A轮融资。登陆新三板之后,成功进行过两次定向增发,首次于2016年10月份其年产5万辆新能源乘用车项目获得发改委批准。之后,前途汽车苏州工厂的建设施工,2017年1月再次顺利完成定增,募资3.96亿元。

资金获得后,长城华冠将其迅速用于补充流动资金、苏州前途汽车项目建设投入及后续车型研发投入等方面。并投入研发后续产品,继续消耗已有资金。

不过,自北京长城华冠登陆新三板以来,各方数据并不好看。据其官方数据显示,2016年北京长城华冠亏损0.98亿元,2017年亏损达到2.26亿元,2018年上半年亏损2.03亿元,第三季度则亏损1.67亿元。公司负债率也在呈逐年升高趋势,2015-2018年上半年负债率分别为63.11%、35.28%、69.46%、60.71%,同期现金流分别为-1978.49万元、-8375.55万元、-2.27亿元、-2.53亿元。

2019年2月20日,前途汽车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申请终止挂牌,北京长城华冠连续亏损,并加剧。

前途K50前身之“天蝎”的双门概念跑车

作为国内最早的汽车设计公司,以为国内众多车企承担设计、研发工作为主营业务的北京长城华冠在2008年率先展出一款名为“天蝎”的双门概念跑车,开始对于新能源汽车的探索。三年之后,长城华冠电动跑车“红蝎”被展出,它是首款量产电动车前途K50的前身。

“天蝎”前脸较多的学习了意大利GT跑车设计思路包括引擎盖及进气坝的设计。侧面线条富有张力,后轮拱的设计则充满肌肉感,看起来十分动感强劲。而尾部则体现了较好的原创造性。

“纯电动轿跑”前途K50

2016年10月,前途汽车通过发改委投资项目核准,也就是传统意义的资质审核。2018年4月初,前途汽车被正式纳入工信部第306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成为继北汽新能源、云度汽车、江铃汽车、知豆汽车、长江汽车后的国内第6家获得发改委和工信部双份“准生证”的企业。

2018年8月8日,前途K50正式上市,补贴后全国统一售价为68.68万元。前途汽车定位:“纯电动轿跑”市场,目标用户群为“时代进取者”,官方解释时代进取者,是那些通过个人努力获得事业的成功和人生成功的人。产品方面,前途以“驾趣”作为核心定位,先期产品价格预计60-80万元区间。据悉,前途K50的设计灵感来源于自然 ,在姿态、形态和神态上遵循自然发展的逻辑,形成了前途汽车的设计之道——生灵形·态 。作为一款纯电动跑车,前途K50拥有超宽的车身与整车比例,车身长4634毫米,宽2069毫米,高1253毫米,轴距2650毫米 。

其车身80%的车身框架均采用高强度挤压铝合金型材工艺,极大程度的降低了车身重量,有效保证了产品的制造精度,同时降低了产品制造成本,车身外覆盖件全部为碳纤维面板,达到轻量化。

为保证车辆在各种复杂使用工况下的可靠性、安全性、经济性,车辆采用了全新整车控制管理系统(VCU),对电驱动系统、可充电能源系统(RESS)、充电系统等进行统筹能量管理 。前途K50百公里加速时间少于4.6秒 ,电池总容量为78.84千瓦时 ,NEDC综合工况续航里程超过380公里,60公里/小时等速续航里程超过510公里。

然而,对于前途K50的交付数量,董事长陆群并不满意。2019年5月,原捷豹路虎中国与奇瑞捷豹路虎联合市场销售与服务机构(IMSS)销售执行副总裁刘云良正式加盟前途汽车,任南京前途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刘云良的加入主要是为了帮助公司创新渠道建设,制定有利于开拓市场的销售规划与政策,以增加前途汽车与C端用户间的粘性。

前途K50折翼,准新车近乎打对折出售

2020年2月开始,网传前途汽车的朋友圈截图,前途K50准新车近乎打对折。跑了8000多公里,价格缩水一半有余。

伴随着全球汽车市场大环境变化、国内新能源电动汽车补贴退坡,以及2020年新冠肺炎的影响,部分造车新势力恐熬不过这个春天。

新能源电动汽车市场动荡,造车新势力裁员加剧

2019年8月,蔚来汽车董事长、CEO李斌发出的一封内部信曝光,该邮件显示蔚来汽车计划在今年9月底前裁员1200人,将公司总人数调整至7500人。这是蔚来汽车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减员行动,加上今年3月开始的末位淘汰等措施,蔚来汽车计划在9月底前减员2200人,将公司总人数减少至7500人。

2020年2月,天际汽车发布公告称,天际汽车原董事、首席营销官(CMO)向东平因个人原因离任,同时任命陈敏接任CMO一职,全面负责市场与传播、销售与新零售、大客户战略、售后服务及移动能源业务,该任命于2020年3月1日起生效。

2020年3月,威马汽车拟对出行事业部进行调整,该部门原下属的技术部和产品部正进行大范围减员,原出行事业部总经理刘立群也已于上月离职。

此外,网络上公布的一份名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关于工资延迟发放》的通知文件显示:“因公司股东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意向的政府投资未能如期纳入,致使本公司运营资金延迟到位,公司全体员工本月工资延期发放。”,同时有消息指出,2019年选择仲裁离职的员工要到了2018年的13薪,却没有要到年终奖。而还在职的员工2019年12月的工资仍没有发放,同时2019年的13薪资、年终奖都没有发放。此外博郡汽车要求员工自缴社保,除了个人缴纳部分需要自掏腰包,公司缴纳部分也要员工自己承担。2019年9月,博郡汽车最早批员工之一、曾任可口可乐大中华区数字营销总监的张天,被传出辞去了其在博郡担任的营销副总裁职位;3月5日,曾经担任博郡汽车市场营销和销售副总裁职位的陈曦正式加盟奇瑞汽车EXEED星途品牌;3月9日,从领克刚刚“跳槽”短短数月、担任博郡汽车市场传播总裁的张震也在其朋友圈正式发布消息宣布离开博郡。

2019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发表了一篇名为《为何没有任何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表示:“中国的造车新势力核心的融资来源是一心想搞GDP的地方政府以及急于转型或脱虚入实的房地产开发商,还有一些什么热投什么,唯恐失去机会的机构投资者们。”

【版权声明】本文系时点汽车原创文章, 作者: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违反者,时点汽车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提示】本站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转载内容都已标明出处,如发现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证明及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autombiz.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本站原创、转载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时点汽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热门搜索
郭广
时点汽车编辑记者/主编,微信:mi72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