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拉拉周胜馥,这次赌“输”了?

文|螳螂观察

作者|Alex Chiang

(封面图)

货拉拉上市,逐渐成了一个迷雾。

10月25日,有消息称,货运平台货拉拉近期确定聘请建银国际及美银等为其赴港上市的保荐人,可能最快将于当月底在港提交上市申请。针对此消息,货拉拉官方的回应是,公司将会持续关注资本市场,但是没有具体的上市计划和具体上市时间表。

这样的消息,今年更早些时间,还发生了三次。

实际上,自今年年初以来,几乎每隔一两个月,货拉拉就会以各种原因出现在新闻头条上。若以今年初发生于长沙的“跳车事件”为分割线,此前货拉拉的“火”更多的是在资本圈,而之后的“热”则是延展至普通大众的关注之中。

同时,也顺带着把其创始人——周胜馥,带到了舆论的前沿阵地。如果说近期接二连三的传闻让货拉拉上市一事成为了一团迷雾,则周胜馥在其中发挥着多大的作用呢?

赌“命”

如果不是今年年初发生在长沙的货拉拉跳车事件,大众对于“周胜馥”这个人,或许极为陌生。相较于货拉拉在资本市场和互联网舆论场中的高调,其创始人周胜馥似乎在刻意保持低调。

货拉拉C轮融资独家财务顾问、光源资本的创始人兼CEO郑烜乐曾这样形容他,“长着一张扑克脸,但眼睛十分犀利,仿佛能看透人心。”由于较少向公众吐露心声,周胜馥在大陆互联网圈似乎一直保持着一种神秘感,但将视线转向深圳河以南,周胜馥18岁时就在香港小有名气。

1995年,周胜馥成为香港新界第一个“十优会考状元”(香港会考类似于内地高考),除去状元这个耀眼身份,更让人感到惊奇的是,这个状元诞生于新界。在当时港人的认知中,只有传统名校才能出状元,而名校全聚集于九龙、香港岛,此前“十优会考状元”从未在新界出现过。

(图源:网络)

平地一声雷。犹如货拉拉2015年之后在国内市场的迅速崛起,给资本市场带来的惊奇;第一个“十优会考状元”在新界的腾空出世,也让港岛人民注意到了18岁的周胜馥。而他后来在创业过程中所展露的“赌性”,在青少年时期就已初露苗头。

在当时官方提供的39个会考科目中,周胜馥选择了最难的模式——一次报十科(按照规定考生须报考6-8科,最多报考10科),并把成为“十优会考状元”列为当时的目标,年少对世界的无惧含杂着内心对胜利的渴求,他决定在影响人生走向的关键节点上豪赌一把。

一击全中,10科全A,他赌赢了。

可以说,“十优会考状元”的身份为周胜馥在人生初始阶段赢了足够高的起点——入读斯坦福大学,让其在人生前进之路上少了诸多阻力。《螳螂财经》认为,这次胜利对周胜馥最大的影响或许是通过外界给与的反馈,让他对自身能力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当然更多的是一种自信,这种自信通过七年的德州扑克生涯得以强化。

在货拉拉的官网上,周胜馥毫不避讳地提及了自己曾经7年的职业德州扑克手生涯,也说明其自身对这段过往还是颇为自豪的。据可查询到的资料显示,2002年至2009年,周胜馥依靠德州扑克共赢取资金约3000万港币。随后在金融危机期间用3000万在香港购买了十几处房产,并在经济逐步复苏后出手,获利颇丰。

(图源:货拉拉官网)

人总是想把光彩的一面展现给大众,而从周胜馥放在官网介绍页上的两段人生经历,确实也足够精彩甚至是传奇。周胜馥曾经说过,“在短期内,运气可能会决定输赢,但从长期来看,只要你坚持做正确的决定,最终一定会赢。”

周胜馥最近一次“正确的决定”,就是创办货拉拉。

赌“势”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货拉拉无疑是“快”的。它成立不足8年,进入内地也仅7年,业务范围就已经覆盖了中国内地352座城市,注册司机数超300万,注册用户数超2000万,融资更是融了8轮,今年7月的估值已经到了300亿美元。

周胜馥也将“快”奉为其创业的第一性原理。他曾对外公开表示,“互联网速度是很重要的,快是很重要的,有些东西你过了那个窗口期,你再做就没用了。”从现在的结果来看,周胜馥对于市场变化和走向的反应速度是足够快的。

(图源:网络)

2013年,周胜馥悉数卖掉了所持有的房产,将资金全部押注到EasyVan(啦啦快送)上。用户可通过EasyVan的App,一键呼叫附近的货车,完成同城即时货运。

他发现面包车货运是一个充满巨大潜能的市场,面包车日均接单不超过3个,如果通过共享数据化把面包车资源利用起来,可以解决闲置率过高的问题。而在彼时,货运O2O在国内正开始萌芽,并将在此后两年内野蛮生长,开启了堪称“百团大战”的残酷竞争。

周胜馥认为,创业比拼的就是策略和执行力,而他本人也在这两方面身力亲为。

一位与周胜馥有过短暂接触的人士向AI财经社回忆,2017年初的时候,周胜馥的普通话还不太好,尽管他为了更好地同内地的用户、货车司机和投资人沟通,专门在香港请了一位老师教自己普通话。

(图源:网络)

2016年之前,货拉拉的运营范围还仅限于珠三角地区。为了拉近与司机的距离,争取更多的司机接入平台,周胜馥每周三都会跟车出去,了解货车司机和客户的实际情况。后来货拉拉平台对司机采用收取会员费,而非强行按单收费的模式,就是他在跟车过程中根据实际情况得出来的想法。

若说拿下“十优会考状元”和赢得3000万赌资,更多展现的是周胜馥的自控力,豪掷资金入局同城货运,则是其市场敏锐力和洞察力的体现,创办货拉拉在时间的把控上非常精准。

一向主张“快是很重要的”理论的周胜馥,在长沙“跳车事件”后回应大众的关切速度则明显慢了不少。他秉持了一贯的低调态度,对公众一言不发,一声对不起也没有说。

而这种一反常态的“慢”,也体现在货拉拉的上市问题层面。

赌“运”

2012年到2016年,同城货运赛道的平台型公司多达200多家,而时至今日,除去货拉拉外,还有几家平台也在激烈的赛场中突出重围,并纷纷在近期加快了敲钟的脚步。

京东物流于今年5月率先在港交所上市,市值一度超过2900亿港元。紧随其后的是满帮集团,于今年6月下旬在美国纽交所,市值同样迈过了千亿元大关。就在11月11日,安能物流正式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发行价为13.88港元/股。

(图源:网络)

曾经依靠“拉货就找货拉拉”的车身标语建立广泛知名度,而在融资能力上,货拉拉与同行们相比也可谓是一骑绝尘,但在上市问题上,货拉拉似乎正在掉队。

《螳螂财经》通过查阅得知,截至2021年10月,货拉拉已共计完成八轮融资,总融资额达到25亿美元。其中,去年12月其所完成的E轮融资为5.15亿美元,而今年1月的F轮融资则达到了15亿美元。按照惯例,在经历了F轮融资后,上市也已经成为了货拉拉的必经之路。

今年内,据不完全统计,货拉拉要上市的传闻已经出现了四次,而货拉拉官方对此一直三缄其口。而周胜馥对于货拉拉上市的态度,颇值得玩味。2020年,周胜馥曾公开表示:“过于追逐短期利益其实会影响企业的,同事的心态也会影响企业的行为……我们希望十年之内不上市。”

以“快”为第一性原理的周胜馥,对待货拉拉上市所展现出的态度竟又是“慢”。站在当下这个时间节点,货拉拉究竟是真的不想上市,又或是不敢上市?这背后的原因或许值得探究。

(图源:网络)

7月1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指出掌握超过100万用户个人信息的运营者赴国外上市,必须向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申报网络安全审查。

而在此之前,运满满、货车帮和BOSS直聘均遭到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的网络安全审查,在审查期间平台均停止了新用户的注册。而对客运出行巨头滴滴出行的信息安全审查,至今仍在进行。

在当下,不搞事、不冒尖、不出风头成为互联网各大行业巨头的行事准则,作为月活用户达760万,月活司机达58万的同城货运巨头货拉拉,当然也深知其中滋味。曾经如此高调的周胜馥,自年初的“长沙跳车事件”后,也明显地安静了下来。

1996年从香港前往斯坦福大学求学的周胜馥,一开始学习的专业是物理学,但很快便感觉到厌烦,进而转到经济学。他给出的缘由是,每一道物理题都有标准答案,没有任何挑战,而到底多久会经历一次经济周期?熊市、牛市究竟何时到来?没人能说得清,也没人能用一个公式给出答案。对未知的探索让他兴奋。

与拿下十科全A和打德州扑克赢下3000万相比,决定货拉拉是否上市以及何时上市问题上,自身可控制的因素变少了,而外部不可控的影响因素变多了。曾经自信的周胜馥,在此时选择了“慢一步”。

他或许还在想着“赌”,赌那个他有把握能够取胜的时运。

参考文章:

「1」《货拉拉CEO周胜馥:那个靠打德州“ALL IN”出一片天的男人》,中扑网;

「2」《探访风暴中的货拉拉:狂奔、融资、搬新楼》,界面新闻;

「3」《否认上市的货拉拉:盈利模式仍受质疑,“审查之风”吹向数字货运平台》,新浪财经;

「4」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46438329/answer/1755825451,知乎用户wuhanews的回答;

「5」《货拉拉IPO三缄其口,还有哪些秘密没说?》,翠鸟资本;

「6」《传闻赴港上市的货拉拉,是否真值2000亿?》,妙投;

「7」《起底货拉拉创始人周胜馥:疯狂“赌徒”的神秘发家史》,销售与管理。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版权提示】本站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转载内容都已标明出处,如发现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证明及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autombiz.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本站原创、转载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时点汽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