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5日,一则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下称《通知》)被媒体曝光。

《通知》主要针对新能源汽车,要求各地发改委在11月18日前向国家发改委产业司上报各地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情况,其中明确提到,要详细报告恒大、宝能等企业2017年以来在当地投资和拟投资的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项目,包括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情况。

《通知》曝光后,恒大汽车股价应声下跌,11月25日跌幅5.2%,11月26日跌幅3.07%。

华尔街见闻就此分别向恒大汽车宝能汽车相关人士了解情况,截至发稿前,恒大方面没有任何回应,宝能则表示“一切以宝能官方新闻为准,但宝能的汽车产销研等早已全面铺开,相信明年汽车销量排行榜上一定会有其一席之地”。

同时,宝能汽车某不愿具名员工告诉华尔街见闻,“上面的情况暂不清楚,至少我们工作节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都在加班加点干活。今年我们的建店目标是1000家直营店,现在的进度是300多家,都在全力推动,任重道远。”

过热的新能源汽车

新能源汽车投资过热是近几年一直存在的行业问题。
2015~2019年,平均每年都有70余个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项目落地,投资金额4000亿元上下,总计规划年产能已近5000万辆。

2020年,以工商登记为准,截止11月,今年新增的新能源汽车相关企业已经超过4.8万家,超过了2019年全年的新增数量。

国家其实每年都在释放“投资过热”的警惕信号。

2016年,国家发改委产业协调司表示:“伴随新能源汽车总体市场发展向好的同时,行业发展散、乱,盲目投资等问题也比较突出。新能源汽车正处于加快发展的关键时期,一方面企业需要加强关键技术研发能力建设,提高产业化水平。另一方面低水平重复建设和盲目投资新建新能源汽车项目,不利于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持续健康发展,各方面要切实注意防范。”

2018年,发改委发言人再次指出:“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逐步扩大,但也出现了盲目发展的苗头,有必要强化企业主体责任和政府监管责任,规范和引导市场主体投资行为,防范盲目建设和无序发展。”当年更新的新版《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堪称史上最严新能源准入规则。

2019年,国家发改委点名批评江西各地方发改委和几家急于上马新产能的新造车企业,同时要求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开展年度汽车产能调查工作。并且此后,再也没有发放过新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

只是,以往的通告大多都是警示和自查,这次的《通知》则是国家发起的第一次全面摸排。

新能源汽车产业已经面临产能严重过剩的危机。从全球范围来看,汽车整车的产能利用率大约在70%~80%,而我国乘用车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却只有53.74%,并且呈逐年下跌之势。

具体到各家已实现量产的车企,以2019年的数据来看,更是有68家低于10%。

倘若未来加上近几年建设或拟定中的新能源汽车产能,这一数字或许还将折半。

去年以来,随着拜腾、博郡、前途、赛麟等越来越多造车新势力倒闭、破产,从前的盲目扩张引发了严重的产能和经济浪费。

仅以拜腾汽车为例,曾经的拜腾汽车是新势力第一梯队角色,手握包括政府在内的各路投资84亿元,单南京工厂总投资额就高达110亿元,规划年产能30万辆;破产后,不但投资方投入打了水漂,还拖欠了大量工厂建设工程款、设备尾款和员工薪水等等。

几年来,这样的案例不断上演,11月20日,早在2018年就陷入欠款2亿元风波的银隆新能源,刚被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执行标的1072万元。今年以来,银隆新能源股份更被多次拍卖,其中6次以流拍告终。

恒大们的土地“游戏”

与拜腾、银隆等企业不同,恒大和宝能遭遇的更多质疑不是资金不足,而是借造车之名玩土地游戏。

仅从造车角度看,恒大与宝能的确都有项目在跟进落地。

11月12日,恒大汽车上海、广州两大生产基地全面启动试生产调试,并称全面达产后将做到每分钟生产1辆车。这距离2019年11月12日的恒大新能源汽车全球战略合作伙伴峰会,只过去了一年时间。

对于这样的“恒大速度”,某传统车企工程师告诉华尔街见闻,“不予置评其他企业,反正这样的速度在传统车企很难实现。”

宝能的布局进展则更多体现在产业链方面。11月16日,宝能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注册成立,同时,宝能整车制造基地西安工厂、宝能汽车软件公司前海七剑科技也于近日建成,很明显,宝能汽车正致力于构建“整车+软件+零部件+出行服务”的全产业链布局。

但从造车进展,也就是发改委《通知》里强调的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情况来看,两家企业目前的表现均不乐观,且存在工业用地被用来投资的“玩地”嫌疑。

恒大汽车规划了十个生产基地,包括广州、沈阳、郑州、天津等地,产能规划均在10~20万辆上下。也就是说,如若所有基地全部投产,恒大将达到百万辆级的汽车产能。而目前,实现投产的基地仅有上海和广州两地。

虽然各基地投产速度缓慢,但恒大在各地的拿地进度却非常之快,而且,除造车所需工业用地外,还有很多住宅用地。

据统计,仅2019年,恒大汽车就拿到了736万平方米土地,其中有约338万平方米,属于住宅或商业用地,占总拿地面积的一半左右。同时,除了生产基地所在城市,恒大汽车在非生产基地,比如安徽六安、江苏南通等很多城市,都是工业用地和住宅用地同步在拿。

根据某征信机构信息,仅恒大新能源投资集团100%控股的35家企业里,涉及房地产开发经营的公司就有20家,比新能源相关公司的14家数量还要多,而且分布在全国各地。

但恒大工业用地和住宅用地能够“齐头并进”的原因,毋庸置疑离不开两者的互相助力。

某地产界相关人士告诉华尔街见闻:“这种配套拿地的方式在地方上并不少见,企业在地方投资工业产业,在项目好的前提下提出配套住宅土地生活用地,政府很多时候都愿意接受,这是一种资源置换,支持新产业,无可厚非。但这不意味着拿到地你就可以不造车不盖厂了,现在监管非常严,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里所谓的“工业产业”,此前最风口的就是新能源汽车。

举个最近的例子。

9月27日,恒大新能源投资集团旗下的宇鹏生活服务(江苏)有限公司,以8.64亿元的底价拿下了江苏南通一宗住宅用地,而拿下的前提,是其须在南通经济技术开发区内投资新能源产业项目,在36个月内基本完成该项目建设,且项目累计投资不低于100亿元,否则须支付5亿元违约金。

当然,这里不排除一种可能,就是新能源产业项目建成之后,造车遇到困难或是新车卖不出去,企业是可以变卖工厂和土地的,这时候如果土地升值,那么恒大还是赚的。

宝能的情况也和恒大大抵相似,除去在原长安PSA的工厂、研发中心、物流中心的基础上建立了宝能汽车全球总部、深圳高端生产基地及研究总院项目外,宝能目前在全国规划了六大汽车生产基地,涵盖杭州、广州、昆山、昆明、贵阳、西安等,累计投资2000多亿元,规划总计年产能290万辆,占地超8900亩,相当于近7个特斯拉上海临港生产基地。

同时,每处生产基地也同时涉及了房地产、旅游、仓储物流等其它领域,比如已经落地的昆明温泉国际体育旅游度假小镇、杭州新天地产城综合体项目、昆山城市综合体等等。

而且,与恒大一样,目前宝能六大生产基地里只有贵阳、西安两个基地已经建成准备投产,广州、昆山、杭州等大部分基地甚至尚未开工。甚至就连宝能规划中的新汽车品牌,都尚未公布命名和进展。

如果再算上宝能控股的观致汽车常熟生产基地,71.5万平方米、最大产能30万辆,那么宝能的绝大部分预期产能,都是处在闲置状态。

依照目前的中国汽车保有量、饱和度和发展趋势,包括恒大十大基地和宝能六大基地在内的诸多新能源汽车项目,很大程度存在严重产能过剩,一旦资金链或政府管控遭遇问题,或将导致一地鸡毛。

不过也有地产界人士告诉华尔街见闻:“只要几大基地建立起来,恒大宝能就有了处理用地的权利,那就不会亏。除非这轮发改委摸底之后,政府半路对其重拳出击。”【责任编辑/周末】

来源: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