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办20条,北京调不调

本站原创 行业观察 2019-09-04

摘要:《国办20条》要求的是什么?是放宽或取消限购措施,是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北京的实际情况是什么?

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快发展流通 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简称国办20条),提出了20条稳定消费预期、提振消费信心的政策措施。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第十条:释放汽车消费潜力。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促进二手车流通,进一步落实全面取消二手车限迁政策,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区域应允许符合在用车排放标准的二手车在本省(市)内交易流通。

这一条针对的是某些地方政府限制购买汽车的行为,指定三种产品:传统燃油车、新能源汽车、二手车;提出一个要求:放宽或取消。

129个字,不多,但分量极大。要知道,不久前的6月6日,国家发改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刚刚联合下发了《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 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年)》(简称《三部委方案》),明确提出,严禁各地出台新的汽车限购规定,“已实施汽车限购的地方政府,应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与此同时,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短短2个月多一点时间,中央政府接连出台两份内容基本相同的文件(对汽车而言),而且是从部委一级上升到国务院一级,足见中央政府对促进汽车消费的重视,对地方政府迟缓拖延,汽车市场未能应声启动的不满。两道“金牌”连发,相信实行限购的城市一定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而北京的压力肯定是最大的,因为它是首都,因为它是实施限行限购最早的城市之一,因为它的表率作用极大,它不动,其他限购城市就有了挡箭牌,它动,其他城市就没有再敢不动的。那么北京会动吗?沈哥就来猜想一下。

全面取消限购是小概率

《国办20条》要求的是什么?是放宽或取消限购措施,是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支持。北京的实际情况是什么?

这里有几组最新获取的数据。

据北京交通发展研究8月30日发表的《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及使用特征分析》提供的数据, 截止到2018年底,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达608.4万辆。北京市小客车指标和配置比例规定,2019年小客车指标年度配额为10万个,其中普通指标额度4万个,新能源汽车指标额度6万个。据北京市交通委8月25日发布的2019年第4期小客车指标申请审核结果和配置通告,截至8月8日24时,北京市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317404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66820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42411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9575家。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89个;配置单位普通小客车指标266个。而个人和单位新能源小客车指标年度配额已用尽,将继续轮候配置。最后一个数据是,截至2018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54.2万人。

这些数据说明什么?2154.2万人除以608.4万辆机动车(如果将部队、武警、外地在京车辆算在内还会多些 ),表明北京市平均3.5人拥有一辆机动车,可以认为每个家庭有一辆车。千人保有量达到283辆,比世界银行发布的2019全球20个主要国家千人汽车拥有量数据中中国的173辆高出整整100辆,世界排名提高了5位。况且,北京市于2010年推出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后,2011年政策实施的第一年,机动车增长率就从2010年的19.7%直线下降至3.6%,到2018年底,年增长率降到3.0%,私人机动车增长率更低为2.9%。巨大的需求被压抑了整整十年,现存的3317404+66820(截至8月8日24时,北京市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数)+442411+9575(截至8月8日24时,北京市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数)辆的社会需求量,如果全面放开,北京市的机动车将达到990多万辆,这个规模放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会成为政府巨大的压力和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其后果可想而知。北京早就有中国首都——中国“首堵”的别名美誉,如果放开汽车购买很可能会迅速晋升为世界“首堵”。

北京取消汽车购买限制很难。

正是因为此,《国办20条》在“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放宽或取消限购”和”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这两句话前边还加了定语:“结合实际情况”和”有条件的地方”。《三部委方案》要求的也是“加快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都给北京市这样的大城市解决限购问题预留了转圜的余地和时间,这也是中央政府实事求是的体现。

保持现状是大概率

近几天,笔者接连收到几份朋友转发的媒体文章,其中一篇是官办媒体的文章,说的是记者在《国办20条》发布次日,采访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作人员,得到的答复是:“没有接到放开限购的相关通知,目前无论是燃油车还是新能源车,仍需要通过摇号获得购买指标。”这里说的“通知”,显然是指北京市政府的决定和通知,而不是《国办20条》。还有一篇是自媒体的文章,从消费者的视角归纳了人们给北京市提出的几条合理化建议,包括:取消摇号提高用车成本、改摇号制为拍卖制、优先满足无车家庭购车需求、收回非本市户籍人口北京车牌、限制外地牌照车在北京使用等办法,但该媒体经过分析,又自我否定了这些办法的可行性。

国办20条,北京调不调-时点汽车

其实这些办法是近几年来人们一直在探讨、媒体在争论的话题,相信也是北京市政府反复研究的课题。“没有接到放开限购的相关通知”的含义,就是《国办20条》虽然发布了,但北京市政府还没有找到切实可行的好办法,所以目前依然是执行“通过摇号获得购买指标”的老办法。

这也是无奈之举。

北京市贯彻执行中央政府的决策还是很坚决的,最典型的是北京副中心的建设、疏解非首都功能两件大事。多么大的工程,多么艰巨的任务,多少难啃的硬骨头,完成的又是多么出色。还有APEC蓝、阅兵蓝等一系列还首都蓝天工程,都搞得有声有色。最近进行的是7月开始的“打造夜京城,丰富北京夜生活”的13项举措,这无疑是配合《三部委方案》的切实行动。可为什么唯独在落实汽车放宽或取消限购,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政策上裹足不前呢?

这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

《三部委方案》和《国办20条》要求的是最大限度放开汽车市场,解的是经济下行、市场不振、消费低迷的燃眉之急,做的是加法。而北京市做的却是减法,限购已经坚持了十年,每年配置的小客车指标从20万辆下降到15万辆,再下降到十万辆。在用汽车每周还有一天限行,今年又开始强力限制外地牌照车,可以说为了减少交通拥堵,北京市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现在为了救一时之急,让它放弃十年努力,南辕北辙怎么能走到一起去?北京不愿意放。一旦放开,十年成果一夕化为乌有,还要落得一地鸡毛,北京也不敢放。

适时调整是中概率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国办20条》还交给北京等限购城市一个重要任务:“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请注意几个关键词:探索、推行、具体措施。这表明中央政府除要求这些城市取消汽车限购、支持新能源汽车发展以外,还要求他们拿出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并身体力行垂范实施。首当其冲的又是北京,因为在这些限购城市中,北京最有资格承担“探索、推行具体措施”的任务。另一方面,北京也到了自我调整的时候了。

限购让北京积累了一大堆难以解决的问题。本来,在开放市场形势下,买卖自由,如同人有生死,车也有买有卖,可限购以后,基本上就只有买没有卖了。人们的心态变了,原来不想买车的、用不着车的,也去参加摇号。有车的,即使车主老了、病了、不能开了,甚至死了,也不会把车牌交回去。车或者车牌会租出去、转出去继续活着;即使家搬了人走了出国了,车牌也会留在北京继续“运行”。还有一些问题这里就不说了。

北京汽车市场原本是开放的,记得全国第一家综合汽车市场——北京亚运村汽车交易市场开业时,北京市有关领导就表态称:北京要买全国的车,卖全国的车。在北京实行限购措施前不久,有关领导也还表态:北京的政策是限制使用,不限制拥有。如今限购已长达十年,被讥讽为世界级的大笑话。国外媒体指其为中国政府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的案例、国内媒体批其为懒政的典型,北京消费者骂其为无能的表现。中央政府不满意,汽车制造业不满意,经销商不满意,消费者不满意,恐怕这些政策的制定者自己也不满意,因为他们或者他们的家人买车也要参加摇号。这样的矛盾再积累下去,市长、交通局长可能会越来越难当了。寻找新的解决办法、寻找新的出路,应该是北京市的题中应有之义。

三大任务能否取一二

综合《国办20条》,北京市应该有放宽或取消限购、支持新能源汽车购置、探索解决限购措施三大任务。三大任务有可能完成吗?或者能否完成一二?

除了前文中提到的几条合理化建议:取消摇号提高用车成本、改摇号制为拍卖制、优先满足无车家庭购车需求、收回非本市户籍人口北京车牌、限制外地牌照车在北京使用等办法之外,还有其他办法吗?比如进城收费、实行单双号,加大使用控制力度;比如实施车牌拍卖,让真正刚需的人用上车;比如让车牌出租、出让合法化,让无法获得牌照的人有车用;比如让汽车分时租赁进社区,让用车的人随时能够拿到车;比如合理发展共享单车、共享电动车,让它既不堵塞交通,又能完美解决最后一公里、两公里的出行问题;比如解决公共交通的准时准点难、乘坐舒适性差等问题,别让公共交通成为城市工薪层的生活之苦等等。

北京有可能放宽部分额度吗?比如恢复到年15万辆车/年供给?北京有可能成为首批限制购买燃油车的城市吗?比如保持现有10万辆购买额度不变,但将燃油车指标全部转换为新能源汽车指标(旧车更新可不在此范围内)。这样既符合《国办20条》逐步放宽、支持新能源汽车购置”的要求,又满足三部委“由限制购买转向引导使用”的希望,还暗合了8月20日工信部回复全国人大代表“关于研究制定禁售燃油车时间表加快建设汽车强国”建议中:“支持有条件的地方设立燃油汽车禁行区”的设想,或者可以成为一个新的探索、一条新的经验。

其实,翻箱倒柜,真找不到灵丹妙药。

(本文由微信公号:沈哥聊车事-沈承鹏授权发布)

作者:沈承鹏,来源:时点汽车


【版权提示】本文为时点汽车(www.autombiz.com)原创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时点汽车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时点汽车”。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证明及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tougao@autombiz.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进行处理。

   

微信扫一扫,分享到朋友圈

微信公众号

猜你喜欢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国办20条,北京调不调-海报

分享海报